我和奶奶乱伦,我和奶奶乱伦图片,我和奶奶乱伦视频,我和奶奶乱伦下载

寒烟翠 琼瑶 计程车在柏油铺的公路上疾驰著。


寒烟翠 琼瑶 计程车在柏油铺的公路上疾驰著。

我倚著车窗,呆呆的望著车窗外的景物,那些飞驰著向后退的树木、农田、原野,和成 串成串的金黄色的稻穗。

夏日的太阳猛烈而灼热,刚刚成熟的稻子都被晒得垂下了头。

热气 车子到了埔里,这小镇比我想像的繁荣得多,也大得多,街道整齐清洁,商店林立。

我 们的车子在一家油行门前停了五分钟,为了补充汽油。

油加满之后,立即滑过了街道,又驶 穿出市镇之后,道路变坏了,山路并不狭窄,但黄土飞扬,车子更带起无数尘土,这迫 使我关上了车窗。

只一会儿,窗玻璃上就铺上了一层黄色的尘雾。

可是,透过这层黄土,我 我的猜测一定不错,因为妈妈在不安的欠动著身子,她一定有许多话想对我说,到了章 家之后,她就没有机会了。

我假装对她并不注意,只一个劲儿的望著窗子,我讨厌这一切, 『咏薇。

终于,妈妈忍不住的开口了。

『嗯? 』我哼了一声,并不热心,我已经猜到妈妈所要说的。

『咏薇。

妈妈再喊了一 声,这一声使我不由自主的回过头来,因为她的声调中夹杂了太多的无奈和凄楚。

我望著她 『我是不了解, 』我咬咬嘴唇。

『我不懂你当初为什么要和爸爸结婚,现在为什么又要 离婚?不懂你爱过爸爸,现在怎么又会爱胡伯伯?也不懂爸爸,他有个好好的家,怎么又会 『好了,别说了,咏薇, 』妈妈蹙紧了眉头,望著窗外,停了半晌,才轻声的说:『这 就是我为什么要把你送到章家来的原因,我多不愿意你接触到这些问题,对你而言,这些事 『你会过得惯, 』妈妈的声音里有些低声下气:『你慢慢就习惯了。

等我和你爸爸获得 了协议——这不会太久的,我答应你,咏薇,那时,你可能有个更温暖的家,这些年来,你 这就是问题的症结,妈妈和爸爸都想争取到监护我的权利。

我出世了十九年,他们没有 谁真正关怀到我(最起码,给我的感觉是这样),现在,他们要离婚了,我却突然成为争取 『咏薇,你到底是要妈妈,还是要爸爸? 』 我不知道是要妈妈,还是要爸爸?我只是瞪著他们,感到他们对于我都那么陌生,仿佛 是我从来不认识的人。

多么无聊的争执。

我厌倦这个。

要妈妈还是要爸爸?我不要妈妈,也 『咏薇, 』妈妈的声音好像来自极远的浮云里。

『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,或者,你很恨 我们,恨我和你爸爸。

不过,咏薇,虽然人生大多数的悲剧都是人自己造成的,但是,假若 我不懂。

我也不想懂。

『唉。

妈妈叹口气。

这些日子来,她最多的就是叹息和眼泪。

『有一天你会懂的,等 你再长大一些,等你再经历一些,有时候,人要经过许许多多事故才会成熟。 』

又停顿了一 一股没来由的热浪突然往我眼眶里冲上来,我大声的打断了妈妈:『但是,我永远不会 快乐了,永远不会。

『你会的,咏薇,生命对于你不过是刚开始,你会有快乐。 』

妈妈的语气中有几分焦灼 和不安。

『咏薇,是爸爸妈妈对不起你。 』

那股热浪冲出了我的眼眶,我把头转向窗子,我 妈妈叫司机减慢了速度,我注意到路上有一条岔道,宽阔的程度仍然可以让车子直接驶 进去,岔道口上有一个木牌,木牌上是雕刻著几个龙飞凤舞的字:『青青农场 』。

这四字下 我和妈妈分别从车子两边的门里下了车,迎著风,我深深的呼吸了一下,长途乘车使我 腰酸背痛,迎面而来的山风让我神志一爽。

妈妈拍拍身上的灰尘,也不由自主的挺挺背脊, 『许阿姨,妈妈要我来接你们,算时间,你们来晚了。

『我们在台中多待了一会儿, 』妈妈说,嘴边浮起了笑容。

『凌霄,来见见我的女儿。

你们不是第一次见面,小时候见过的,记得吗? 』我瞪大眼睛,望著面前这个『农夫 』,他 『嗨,咏薇, 』妈妈推了我一下:『你发什么呆?这就是章家的大哥,章凌霄,你叫声 章大哥吧。

我不惯于叫别人什么哥哥姐姐的。

低声的,我在喉咙里哼了一声,连我自己也不知道哼 的是句什么。

章凌霄对我微弯了一下腰,就掉过头去对妈说: 『我们进去吧,妈妈和爸爸都在等你们。

『把车子打发掉,我们走进去吧。

妈妈说。

付了车钱,章凌霄提起了我所带来的小皮箱,我们向农场里走去。

事实上,我不知道这 算什么农场,我眼前是一片的绿野,青色的草繁茂的生长著。

除了草以外,我看到一块块像 绵羊?我惊奇的看著那些圆头圆脑的动物,竟忘记了移步。

我从不知道台湾也能畜养绵 羊,除了在圆山动物园外,我没有在其他地方见过这种动物,那蜷曲的茸毛包住的身子看来 『你可以摸摸它,等它们和你混熟了,就不会再躲你了。 』

我抬头看了章凌霄一眼,他正安静的看著我,眼睛里有著研究和审察的味道,他看来是 个冷静而深沉的人。

我伸手摸了摸那只绵羊,柔软的茸毛给人一种温暖之感,站正了身子, 『这儿可爱的东西还很多,你会发现的。 』

他说。

我回过头,看到妈妈站在小路上微笑,她那紧蹙的眉梢松开了。

我挺直了背脊,仰头看 了一下天空,澄净的蓝天上,几片轻云在缓缓的飘浮,阳光把云影淡淡的投在草地上。

这样 那是只纯白色的公鸡,红色的冠子,高耸著尾巴,庄严的踱到我的面前,对我上上下下 打量,我忍不住笑了,高兴的说:『真美,是不是?妈? 』 『进去吧。

章凌霄说。

我们向屋子走去。

屋子的大门口,又有一块雕刻的牌子吸引了我的视线,龙飞凤舞的几 个大字『幽篁小筑 』,下面还有几个小字,是:『韦白敬题 』。

2 房子是很普通的砖造平房,到处都露出了原材,例如那矮矮的红砖围墙,和大门口用原 始石块堆砌的台阶。

走上台阶,我们进入一间宽敞的房间里。

立即,有个瘦瘦小小的女人对 『洁君,你瘦多了。 』

妈妈注视著章伯母,默默不语,眼睛里闪著泪光。

我和奶奶乱伦,我站在一边, 在这一刹那间,有种感动的情绪掠过了我。

我看出妈妈和章伯母之间,有著多么深厚的友情 『章伯母。 』

『坐吧,咏薇。

洁君,你干嘛一直站著? 』章伯母说,一面转头对站在一 边的章凌霄说:『凌霄,去请你爸爸出来,噢,等一会儿, 』她笑了,望了望我:『凌霄, 『见过了。

章凌霄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局促和尴尬,这是他先前所没有的。

现在,他已 经把那顶难看的斗笠取下来了,他有一头很不听话的头发,乱七八糟的竖在他的头上。

转过 『记得叫凌云也出来。

凌云该是凌霄的妹妹,大概和我的年龄差不多。

凌霄起码也有二十七八岁了,他并不是 章伯母亲生的儿子,而是章伯伯前妻所生的,但是,他显然对章伯母十分信服,这也是我佩 我在一张藤椅上坐了下来,开始无意识的打量我所在的这间房间。

这不是一间豪华的客 厅,远不如台北我们的家。

没有沙发,也没有讲究的柚木家具,只是几张藤椅,两个小茶几 『洁君,你来了,真好真好。我和奶奶乱伦,我和奶奶乱伦图片,我和奶奶乱伦视频,我和奶奶乱伦下载

这次不是来‘治疗’的吧?你早就该把问题解决了。

不 过,我可不赞成你离婚。

我望著那说话的男人,有些惊异。

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章伯伯,以前章伯母来我家,他都 没有同来过。

他和我想像中完全不同,出乎意料之外的高大,肩膀很宽,手脚也长,而且, 『我这次只能在这儿住一夜,明天一清早就得回台北, 』妈妈慢慢的说:『你不会不欢 迎我的女儿吧? 』 『不欢迎?哈。

章伯伯大声的说,眼光落在我身上了,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,眼光 毫不留情的停在我的脸上,然后,他有些迟疑的转头望著妈妈:『嗨,洁君,你没有告诉过 『章伯伯。

我被动的叫。

『好,好,好, 』章伯伯笑著说:『希望你有一天能叫我别的。

『怎么? 』妈妈不解 的看著他:『你希望她叫你什么? 』 『难道你还不懂? 』章伯伯笑得更厉害了。

『一伟。

章伯母叫著她的丈夫:『别开玩笑。

我完全不懂他们葫芦里卖些什么药?章伯母的脸上浮起一个柔和而恬静的笑容,对妈妈 静静的说: 『你别理他,洁君,他就是这样,想到什么说什么。 』

『喂,舜涓, 』章伯伯叫,舜涓是章伯母的名字。

『我们那个女儿是怎么回事?有了朋 友也不出来见见。

『凌霄已经去叫了,大概她害羞。

『见不得人的孩子。

真丢人,还有什么可害羞的?又不是给她介绍女婿。

章伯伯皱著 眉说。

『得了,给她听见她就更不出来了。

章伯母说。

『怎么, 』妈妈想起什么来了:『凌风呢? 』 『还提他呢,别气死我。

章伯伯叫著说:『他也肯回来?台南有吃的,有玩的,有夜 总会,有跳舞厅,这个乡下有什么?只有我们老头子老太婆,他才不肯回来呢? 』 『不是已经放暑假了吗? 』妈妈多余的问。

『放了十几天了。

章伯母接口:『凌风爱热闹,他嫌家里太冷清,现在的年轻人都耐 不住寂寞。 』

『他有女朋友了吧? 』『谁知道? 』章伯母说著,突然大发现似的跳了起来:『你看 我,只顾了说话,连茶都没有给你们倒杯。

走了这么远的路,一定口渴了。

转过头,她清 脆 『讲讲看, 』章伯伯对妈妈说:『你们的问题到底怎样了? 』他已经在一张椅子里坐了 下来,同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,自顾自的抽著,烟雾在空气中弥漫扩散。

『忙什么? 』章伯母很快的看了我一眼:『晚上再慢慢谈吧。

我觉得一阵不舒服,那 股刚刚平息的烦躁又浮了上来,我忽然厌烦这一切的事了,也包括这所有的人。

妈妈、章伯 所有的人?我眼前猛的一亮,有个小小巧巧的少女从后面的门口走了出来,手里托著个 托盘,里面整齐的放著四杯茶,都冒著蒸腾的热气。

那少女低垂著眼帘,望著托盘,轻轻缓 『怎么?凌云?是你端茶来? 』 『嗯。 』

她轻哼了一声,像蚊子叫。

把一杯茶放在我面前,一面抬起眼睛,很快的溜了 我一眼,大概因为我正死死的盯著她,使她一下子脸就红了。

转过身子,她再送了一杯茶到 『许阿姨。 』

妈妈捉住了她的手,微笑的抬起眼睛,望著章伯伯说: 『你还夸咏薇呢。

瞧瞧凌云吧。

『凌云只会脸红,哪有咏薇那分落落大方。

章伯伯冲口而出的说。

凌云的脸就更红 了,而且眉梢边涌上一层尴尬。

她默默的把其他两杯茶分别放在她父母的面前,始终低著头 不 『一伟。

你就是这样。

『哈哈。

章伯伯笑了,一把拖过凌云来,重重的拍拍她的肩膀,笑著说:『凌云,你 不会生爸爸的气,是么? 』 凌云放开眉头,嫣然一笑,圆圆的脸庞上漾起一个浅浅的酒涡。

那对像清泓似的眼睛 里,应该盛满的全是幸福。

抿了抿嘴角,她用低而清晰的声音说: 『爸爸。

怎么会嘛。

我有些微的不安,说得更坦白一点,是我有些微的妒嫉。

上天之 神应该把幸福普施在世界上的每一个人,但是,属于我的这一份似乎特别稀少,章伯母望望 『不错, 』妈妈说:『咏薇是姐姐了。 』

『凌云, 』章伯母半鼓励半命令的对凌云说,后者看来有些怯生生的。

我和奶奶乱伦,『去叫一声...... 怎么叫呢?薇姐姐? 』 『叫咏薇。

我不经考虑的说,我对那些姐姐妹妹哥哥弟弟的称呼真是厌烦透了,人取 了名字不就是给别人称呼的吗?干嘛还要多几个字来绕口呢?我注视著凌云,她也默默的注 我的笑容给她的脸上带来了阳光,她的眼睛立即灿烂了,畏怯从她的眼角逸去。

她有些 碍口的说: 『好,好的,咏——咏薇。 』

她笑了,带分孩子气的兴奋说:『你会在这儿住很久 吗? 』 『嗯,我们会多留她住几个月的, 』章伯母接口说:『给你作伴,怎样?你不是天天盼 有朋友吗?这下可好了。

望著凌云,她机警的说:『凌云,你何不现在带咏薇去看看我们 『你不先把茶喝了?这茶叶是我们自己种的,没有晒过,喝喝看是不是喝得惯。 』

我端 起茶杯,还没有喝,已经清香绕鼻,杯子里澄清的水,飘浮著几片翠绿翠绿的茶叶,映得整 我们是从那房间的边门走出去的,边门外是另一间房间,除了中间有张大长方形桌子, 四周全是凳子外,什么都没有。

凌云微笑的说:『这是我们孩子们娱乐的房间,以前大哥二 『那边三间里一间是我的,一间是客房,一间是秀枝的。

现在客房就是你的房间了,西 边是妈妈爸爸的房间,还有大哥二哥各一间。

北边就是厨房、餐厅、浴室、厕所,和老袁的 这房子造得倒十分规规矩矩,方方正正,不用问,我也知道一定是章伯伯设计的。

小院 落里种了两棵芭蕉,还有几株故意留下来的竹子(整个房子全在竹林之内)。

另外,就是几 『来吧。

凌云向我招招手,我跟著她,顺著走廊来到东边的房间门口,她推开当中一 间的房门,带著个浅笑凝视著我: 『你的房间。 』

我走了进去,这房间相当大,也是四四方方的。

房子并不考究,但墙粉 刷得很白,水泥地也冲洗得十分干净。

一排明亮的大窗,使房里充满了光线,窗外全是竹子 『说实话,比我想像的好了一百倍。

她笑了,嘴边浮起一丝骄傲和得意,低声的说: 『告诉你,我妈妈是个仙子,经过她的手指点过的地方,都会变成童话里的幻境。 』

我望著她,她大概觉得自己过分夸张了她的母亲,又蓦然的脸红了,我掉转头,拿起桌 上那个台灯来把玩,一面点点头说:『我相信你的话,虽然我只来了一会儿,我已经感觉到 『韦先生?韦校长? 』我奇怪的问。

『是的,韦白。

他是镇里山地小学的校长。 』

『这儿距离镇上很近吗? 』 『只有五里路,散步都可以走到。

韦白是我们家的好朋友,他是个学者,你将来会见到 的。 』我和奶奶乱伦,我和奶奶乱伦图片,我和奶奶乱伦视频,我和奶奶乱伦下载

或者他不止是个学者,还是个画家?雕刻家?有种人天生是什么都会的。

我放下了台 灯,凌云正以柔和的目光望著我:『你累了吗?要不要休息一下?或者你愿意去看看我养的 小 『真的?你喜欢? 』她喜悦的问,一面领先走出了房门,我跟著她向外走。

穿过走廊, 绕过餐厅,她带我走到整栋房子的后面,在一片竹林之中,我看到有一间小茅草房,大概是 『我知道你会喜欢, 』她得意的说:『这只绿的叫翡翠,是我过十四岁生日时爸爸买来 送我的,红的叫珊瑚,是前年韦校长给我弄来的。

『它们会说话吗? 』我问,用手指试著 『不会。

我和二哥费了很多时间教它们,它们还是只会讲它们自己国家的话,余亚南 说,除非把它们的舌头剪圆,才能教会它们说话,但那太残忍了。 』

『余亚南是谁? 』『他是山地小学的图画教员。 』

凌云望著珊瑚说,一面托起珊瑚那勾 著的嘴,眯著眼睛对它浅浅一笑,细声喊:『珊瑚。

珊瑚。

叫一声。 』

那红色的大鸟叽咕了 『它只会这一手,但是,它们并不笨,你总不能希望它们和人一样,是不是? 』当然。

我微笑的注视著凌云,我从没有见过比她更爱脸红的女孩子。

她逃开了我的目光,白色的裙 『来吧。

来看看我们的农场。

寒烟翠4/49 穿出了竹林,我望著平躺在我面前的一大片绿,那些田畔,那些阡陌,那些迎著风摆动 的绿色植物,我心头涌起了一阵难以描述的、异样的情绪。

太阳已经向西沉落,天边的晚霞 我身边的凌云忽然站住了。

『怎么了? 』我问。

『大哥在那儿。 』

凌云说,望著前方。

我望过去,看到凌霄正伫立在一株榕树的旁边,没有戴帽子,双手插在口袋里,背对著 我们。

他似乎已经站了很久,不知在默默的思索著什么。

『我们回去吧,别打扰他。 』

凌云说,脸上的笑意不知何时已消失了。

『他在做什 么? 』『在—— 』她迟疑了一下。

『等人吧。

『等谁? 』凌云摇摇头,什么都没说。

拉住我的手臂,她加快了步子,好像要逃开什 么。

『快点走。

妈妈会找我们了。

她说。

我也加快了步子,一面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,凌霄仍然像木棍般直立在暮色里。

3 清晨,凌霄用他的摩托车送走了妈妈,他将把妈妈送到埔里,然后她可以搭车去台中。

每次妈妈来章家作客,都是这样回去的。

站在那块『青青农场 』的招牌旁边,我目送妈妈坐 『走吧。

她温和的说:『你好像没睡够的样子,要不要再去睡一下? 』『不。

我轻 声的说,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
『我想在这附近随便走走,这儿的空气很好。 』

『要不要我陪你? 』凌云好心的说。

我不置可否,说实话,我并不想要她的陪伴。

在这种心情下,我宁愿一个人走走,有许 多时候,人是需要孤独的。

我和奶奶乱伦,章伯母代我解决了问题:『凌云,你还要喂鸡呢。

她不经意似 『哦,我忘了, 』凌云抱歉似的望著我,『你先走走,等会儿我来找你。 』

『没关 系, 』我说:『我喜欢一个人散步。 』

『别走得太远, 』章伯母说:『穿过农场,沿著通往树林的那条小路,你可以走到河 边。

那儿有树荫,否则,太阳出来了,你会觉得很热。 』

『好的。 』

我说,茫茫然的望了一 眼 章伯伯,章伯母,和章凌云向幽篁小筑走去了。

我在那儿呆呆的站了几分钟,就任意的 踏上青草,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。

有一大段时间,我脑子里什么思想都没有,只是不断的向 太阳升高了,小草上的露珠迅速的蒸发消逝,我看得到草地上我的影子,短短的裙子在 风中摆动。

草叶明亮的迎著阳光,绿得那么晶莹。

我蹲下去,摘了一片起来,是一片羊齿植 这是座小小的天然林,由槭树和大叶桉等植物组成,小径上积了一层落叶,干燥清脆, 踩上去簌簌有声。

我仰起头,阳光从叶隙中射入,像一条闪亮的金带。

有株大树上有个鸟巢 我吃了一惊,不知道这人在骂谁。

回转头,我看到一个男人正站在溪边的大树下,指著 我身边乱嚷,我诧异的看看我的前后左右,除了我似乎没有别人。

我再望向他,他已经停止 他废然的掷下了画笔,叹了口气。

『我几乎可以画好这一张画,假如你就采取那种临波照影的姿势,保持十分钟不动的 话,这会是一张杰作。 』

『你在画我? 』『本来我想画日出,可是...... 』他耸耸肩:『我没 有 『我可以回到溪水那儿去, 』我自告奋勇的说:『你还可以画好这张画。 』

『没有用 了。

他皱著眉头说:『灵感已经跑走了,你绝不能没有灵感而画好一张画。 』

他取掉画纸 角 我从念书的时候起,就不会解释灵感两个字,现在高中毕了业,仍然不会解释这两个 字。

一度我发誓想成为一个作家,却始终没写出一篇小说来,或者因为我没『灵感 』,但我 觉 『或者你可以画画那棵大树, 』我指指前面的一棵树,热心的说:『如果你需要,我就 到树下摆个姿势给你画。 』

他收拾起画笔画纸,一面纳闷的问:『你是谁?我没有见过你。 』

他到现在才想起来问 我是谁?十足的『艺术家 』。

『我在青青农场作客。 』

『青青农场, 』他点点头,『那是一家好人。 』

把画笔颜料都收了起来,他没有追问我 的名字,这对他没什么意义,他看来就不像会记住别人名字的人。

把东西都收好了,他挟起 迈开步子,他沿著河边向前面走去,这是谁?学校?是那个什么都会的韦白吗?我摇摇 头,不再去研究这个人,掉转身子,我向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我几乎立即就把那个画家忘记了,在一片荆棘之中,我发现许许多多红得透明的野生草 莓,映著阳光,像一粒粒浸著水的红宝石。

我拨开荆棘,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采摘了几粒。

『你停下来,你不要跑,我跟你说几句正经的话。

又是一串笑声,带著豪放,不羁,和野性。我和奶奶乱伦,我和奶奶乱伦图片,我和奶奶乱伦视频,我和奶奶乱伦下载

『今天夜里,你敢不敢去? 』女人的声音,挑战性的。

『我请求你...... 』男的诚恳而有些痛苦的语气。

『你没用,你像一条没骨头的蚯蚓。 』

『有一天你会明白,莉莉...... 』是莉莉?丽丽?或是其他的字?总之是类似的声音。

『你别跑。

为什么你总不肯好好的听我讲话? 』『我不是那样的人。

我不会‘好好的讲 话’。

我确实大大的睡了一觉,睡得很香,也很甜。

梦到妈妈爸爸带著我,驾著一辆中古时代 欧洲人用的马车,驰骋在一个大树林里,妈妈搂著我,爸爸拉著马,他们在高声的唱著『维 我忽然醒了过来,张开眼睛,我看不到爸爸妈妈,只看到从叶隙里射入的金色的阳光。

我眨眨眼帘,不大相信眼前的事实,仅仅三十几小时以前,我还坐在家中那豪华的大客厅里 一个年轻的男人坐在我的对面,双手抱著膝,一股悠闲自在的样子,嘴里衔著一支芦 苇,两眼微笑的注视著我,带著完全欣赏什么杰作似的神情。

我张大眼睛,愣愣的瞪著他, 有 我揉揉眼睛,直到断定自己已经不在梦里了,才怔怔的问:『你是谁? 』『你是谁? 』 他反问。

我看了看他,不知道为什么对他有些戒心。

在我的感觉上,他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 『你在找这个吗? 』我抬起头,狠狠的望了他一眼。

『夺 』过我的鞋子,我穿好了站起 来,他仍然望著我发笑。

『你笑什么? 』我问。

『我不能笑吗? 』他问。

我皱皱眉。

『你是不是永远用反问来回答别人的问题? 』我说,一面注视著他,这才发 现他不对劲的地方了,他穿著件深红色的香港衫和浅灰色长裤,我是向来看不惯男人穿红色 『你也不像。 』

他说,老实不客气地看著我的胸口,我低下头,不禁立即涨红了脸,我 没注意到我的领口散开了,急忙扣好扣子。

他递过一条干净的大手帕。

『擦擦你的嘴, 』他 『有几个男人的手怕曾经沾过你的嘴唇? 』 我的脸沉了下来。

『请你说话小心一些, 』我冷冷的说:『我不知道你是谁,也没有和 陌生人开玩笑的习惯,而且, 』我盯著他,毫不留情的说下去:『轻浮和贫嘴都不是幽默。

我注意到一抹红色飞上他的眉端,我击中了他。

笑容从他唇边隐去,一刹那间,他看来 有些恼怒,但是,很快的他就恢复了自然,向我微微扬了一下眉毛,他低声下气的说: 『好吧,我道歉。

平常我开玩笑惯了,总是改不过来,希望你不介意。 』

他说得那么诚 恳,倒使我不好意思了,在我料想中,他一定有些刻薄话来回复我,而非道歉。

于是,我爽 他也笑了,是那种真正释然而愉快的笑。

我拍拍身上的灰尘和落叶杂草,再看看手表, 不禁惊跳了起来,一点正。

我竟停留在外面整整一个上午。

我和奶奶乱伦,章伯伯和章伯母一定在到处找我 『嗨。

你到哪儿去? 』『青青农场。

『那么,你走错路了, 』他安闲的望著我:『你 如果往这个方向走,会走到没有人的荒山上面去。

我泄气的望著他,天知道,这辽阔的草原上并没有路径,四面八方似乎可以随便你走, 我又没有带罗盘,怎可能认清方向?『我应该怎么走? 』我问:『你知道青青农场? 』 『我很熟悉,让我带路吧。

他说,领先向前面走去。

我跟著他走出了树林,正午的太阳烧灼著大地,才跨出林外,强烈的太阳光就闪得我睁 不开眼睛。

幸好山风阵阵吹拂,减少了不少热力。

他熟练而轻快的迈著步子,嘴里吹著口哨 『热吗? 』他问。

『有一点。 』

『下次出来的时候,应该戴顶草帽,否则你会晒得头发 昏。

去问凌云要一顶,她有好多顶,可是都不用,因为她从不在大太阳下跑出来。 』

我凝视 『喂,你是谁? 』他冲著我咧嘴一笑,安安静静的说: 『我名叫章凌风。 』

『噢。

我恍然的喊:『你就是在台南读成大的那个章凌风,你不 是没回来吗? 』『今天上午到家, 』他笑著说:『正好家里在担心,说我们的客人恐怕迷了 『那太残酷了,睡眠是人生最好的享受。

『那么,你还没吃午饭? 』 他耸耸肩。

『如果草根树皮可以当午餐的话,我一定早就吃过了。 』

我十分歉然。

但是,我想起树林那团红影,和那男女的对白,望望他的红衣服,我笑著 说: 『不过,你并不寂寞。 』

『当然, 』他笑笑:『我已经饱餐秀色。

又来了。

那分劣根性。

我瞪瞪他。

『是谁的秀色?那个约你夜里见面的女孩子吗? 』 『什么? 』他不解的望著我:『你说什么? 』『那个女孩,那个和你在树林里谈话的女 孩。

『什么女孩?除了你之外,我没在树林里见到第二个女孩子,你在说些什么?做梦了 吗? 』 看到他那副困惑的样子,我有些懊恼。

做梦?很可能我是在做梦。

本来,整个上午我都 有些神思恍惚。

摇摇头,我说:『大概我在做梦,我听到一男一女在讲话,后来我就睡著了 那不是山地人,我知道。

但这不是什么值得研究的事情。

我必须快些走了,我希望章伯 伯他们没有等我吃饭。

幽篁小筑的竹林已经遥遥在望,我们加快步子向前走去。

寒烟翠6/494 走到竹林的入口处,我就知道我犯了多大的错误,章伯母站在那儿,正伸著脖子张望, 一脸的焦急和不安。

看到了我,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说: 『谢天谢地。

你到哪儿去了? 』 『对不起, 』我说:『我走得太远了。

『她走到东边山坡上的树林里去了, 』在我身边的凌风说:『而且在树林里大睡了一 觉。

章伯母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,接著立即对我了解的一笑,拍拍我的肩膀说:『一定是 昨夜没睡好,对不对?不过,以后还是少在树林里睡觉,这儿什么都不怕,就怕有蛇。

而且 『山地是蛇的老家呀。

凌风笑著插嘴:『别忘了在横贯公路没开发以前,这里是人烟 罕至的地区呢。

除了山地人,就是蛇和野兽。

我是多么鲁莽和粗心。

章伯母笑笑,欣慰的 『别说这些, 』章伯母满不在乎的:『有人搅乱生活秩序才好呢,过分规则就成了呆 板。

等我们走进了餐厅,我的歉意就更深了,桌上的菜饭都摆得好好的,章伯伯背负著双手 在餐厅里走来走去,看样子他的脾气不像章伯母一样好。我和奶奶乱伦,我和奶奶乱伦图片,我和奶奶乱伦视频,我和奶奶乱伦下载

凌云怯怯的站在桌子旁边,看到我 『好了,好了,吃饭吧。

凌云,叫秀枝换热饭来。

章伯伯盯著我,眼光并不温和: 『你要在我们家住几个月呢, 』他不带一丝笑容的说:『最好先弄清楚我们吃饭的时 间。

我心头涌上一阵尴尬和不安,尤其,我很少被人当面指责。

章伯母跨上前一步,把我拉 向她的身边,说: 『坐吧。

咏薇,你章伯伯肚子一饿,脾气就不好,吃过饭就没事了。

抬起头来,她用 不高不低的声音说:『一伟。

吃饭吧。

咏薇才来,你别吓著她。

章伯伯坐了下来,眼光环席一扫。

『凌霄呢?吃饭的时候为什么人总到不全。

『我让他去找咏薇的, 』章伯母说:『不等他了,大概马上就会来了。 』

我非常懊丧。

只为了一时疏忽,就造成这样的混乱,作客的第一天,已得罪了我的主人。

坐在那儿,我感 『怎么?咏薇?还要我给你布菜吗?吃吧。

别把自己当客人。

我觉得我还是遵命的 好,端起饭碗,我开始沉默的吃我的午餐。

章伯伯已经大口大口的扒著饭粒,自顾自的狼吞 虎 章凌风注视著他的父亲,嘴边带著个胸有成竹的微笑。

『你不会喜欢听我的谎话,爸爸。 』

我和奶奶乱伦,他说。

『当然,你说实话。

 

首页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